第5回 给贡猫诊病去(1 / 2)

“饭都没得吃了,还一心想着赚钱,财迷心窍说得就是你了!”

千禾闻声抬头,恰见个熟悉身影从窗口一跃而入,在她面前桌上站定,一双金眸盯着她,意味深长道:“本想帮你弄点儿吃的,如今看来,你饱尝世态炎凉、人心险恶,应该是不饿了。”

千禾有些无语:这位猫老大什么都好,就是有些高冷腹黑,一张嘴更是尖刻毒舌,挤兑起人来毫不留情。

于是垂眸道:“猫老大今日得闲,特意来嘲笑我的?”

“不是,有正事。”黑猫道:“猫洞里新生的一只猫崽子,这两日拉肚子拉得厉害,猫娘心急如焚,央我来寻你问问,可有医治的法子。”

不想,一来便见她门上挂着大铜锁,灶房里饭菜飘香,这姑娘却独自坐在屋里出神,显然是被拘禁且断了饭食。

这一对黑心肠的兄嫂,竟这般虐.待她……黑猫心头腾起一团怒火,很替她愤愤不平。

分明有求于人,还这般挤兑我……千禾心里哭笑不得,却也关切道:“小猫崽儿拉肚子了?如今天寒地冻的,可用的草药不多,你们可以去地里刨些地瓜根和土党参弄碎了,一日三次喂三宝服下,能治疗腹泻。

冬日里出生的猫崽儿本就娇弱,一定要好好照顾,注意防寒保暖。万一着了凉,这腹泻就更难痊愈了!”

千禾说罢,却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瞥了猫老大一眼,心中暗自八卦:让猫老大如此上心的猫崽儿,估计是他亲生的……

“你笑什么?”黑猫被她莫名的八卦眼神惹得尴尬,“饭都没得吃了,你还笑得出来!你兄嫂这般虐.待于你,你打算怎么办?”

说着,又转过身去,故意用个不经意的语调道:“若你诚心诚意地求我出手,替你教训他们也不是不可以。”

“多谢你了,猫老大。”千禾笑了笑,一双如水清眸却愈发坚定,“若我不能深深记住今日受的屈辱和磨难,又如何为来日的奋发图强汲取动力?”

倒是个自立自强的姑娘,比昔日见过那些以色侍人、邀宠求荣的女子要高尚得多。黑猫正感慨着,忽闻窗外传来个老者声音:“满仓,你们家二丫头呢?”

白满仓见郝里正带着孙女英子步履匆匆地赶来,忙放下饭碗道:“里正爷,您这着急忙慌的找二丫头,是有啥事儿啊?”

“早说你家这妹子是个有大本事的,这不,就有人求上门儿了!”郝里正有些喘,却一脸的骄傲神色,“南边儿上河村儿的杨里正托人带话儿来,说他们村儿的贡猫病咧,打听到咱村有个猫大夫,便派人来请二丫头给贡猫诊病去呐!说了半天,二丫头人呐?”

“她……”白满仓夫妇作难地对视一眼,尚未编出托词,却被英子嘴快嚷道:“阿禾姐姐因为不愿意替白家嫂子洗衣裳,被关在屋里呐!”

郝里正气得瞪了白氏一眼:“早跟你们说过,你家妹子如今是有大本事的人,你们还把她当丫鬟使唤!还不快把人放出来!”

白氏无奈,只得让白满仓打开铜锁,将千禾放了出来。郝里正问道:“二丫头,上河村求你去给贡猫诊病,你可以愿意走一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