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大周朝最牛逼的白富美(1 / 2)

陆地键仙 六如和尚 2901 字 1个月前

看到她脸色阴晴变化,楚初颜以为她心中尴尬,不禁幽幽叹了一口气:“曼曼,从小到大我都没什么朋友,你可以说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裴绵曼俏脸一热:“对不起。”

虽然她可以告诉自己他们已经离婚了,自己和祖安在一起根本不存在任何法理上的问题。但她也清楚骗不过自己,毕竟他们两人的离婚显然是逼不得已,而且自己在他们没离婚前就插足进去了。

看到一向火热大方的裴绵曼一副忸怩的小媳妇儿模样,楚初颜哑然失笑:“你以为我是在责备你么?”

“难道你不介意?”注意到她的语气,裴绵曼一愣。

“如果是平日里自然是介意的,”楚初颜叹了一口气,“可如今阿祖前途未卜,朝不保夕,你还愿意和他在一起,证明了你们之间确实是真爱,我又怎么好意思责怪你们呢。”

裴绵曼也沉默了,一开始的欣喜也被担忧所代替,显然这次祖安惹到的人太强大了,怎么看都是绝境:“他一直坚持到京城,说到了京城后能彻底解决这事,莫非你有什么办法么?”

“他真的这样说?”楚初颜吃了一惊,“我又能有什么办法,说实话,之前我还想着你们从秘境出来后远走高飞得了,没想到还是被朱邪赤心发现了。”

裴绵曼咬了咬嘴唇,其实她何尝又没这样想过:“我曾经这样提议过,但是他舍不得放下你。”

楚初颜一怔,眼神望向祖安的身影,一时间有些恍惚。

裴绵曼说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么,你可以去求一下你外公,以你外公的身份地位,未必事情没有转机。”

楚初颜眉宇间有些忧色:“你也知道我们家和外公家的事情,外公本就不喜我娘当初的决定,他们明面上已经断绝了关系……罢了,到时候我再去求求他老人家,总不能放过任何一丝希望。”

裴绵曼嗯了一声:“我也会回家族去活动一番,不过希望不大,你也知道我在家族里的尴尬地位。”

楚初颜牵起了她的手以示安慰,某种程度上两人有些同病相怜,所以当年才会成为闺蜜,虽然双方性子截然不同,但很多地方她们也相当投缘,只是没想到竟然投缘到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

不远处那些武士纷纷侧目而视,想象中的修罗场并没有出现,这两个女人竟然手牵手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这是见鬼了么?

莫说两个这般天姿国色的女子,就是两个普通的妇人,也绝不会如此融洽才对,祖安那家伙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

祖安看到后台不停刷新的愤怒值,不禁回头一看,注意到两女手拉手的画面,也是愣住了。

这两个女的到底是太豁达还是都没那么爱我?怎么会这般和谐呢……

所有人都心事重重,一行人很快回到了附近的客栈,原来他们从秘境出来的地方并没有离开太远。

见他目光四处探寻,楚初颜说道:“桑家父女还有郑小姐他们已经被先行押送回京了。”

祖安有些心虚地哦了一声。

楚初颜本来想问问他和郑旦之间的事情,但想到他那未卜的命运,一时间也没了责备的心情。

这时梁王和柳耀也陆陆续续回来了,之前到处撒网搜寻祖安的踪迹,刚刚找到人朱邪赤心第一时间便通知了他们。

看到祖安被抓住,梁王和柳耀齐齐松了一口气,这次途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现在剩下的都移交给朱邪赤心了,再发生什么也与他们无关了。

看到裴绵曼后,梁王抚了抚胡须,走了过来:“裴小姐,前两天收到裴家来信,现在转交给你。”

裴绵曼有些疑惑,接过信拆开,看到里面某个信物脸色瞬间变了。

“怎么了?”祖安和楚初颜都发现了异常,急忙询问道。

裴绵曼咬了咬嘴唇,显然有些挣扎,隔了一会儿有些沮丧地说道:“阿祖,我恐怕不能陪你上京了,有一件急事我必须要回老家一趟。”

“到底出什么事了?”祖安担忧无比,自从认识她开始,她一直就是一副笑语嫣然的模样,几乎没看到过她像这样。

“我娘给我传信,里面语焉不详,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事情。”裴绵曼看了看周围的人,拿出信封中的信物压低声音道,“我和她约定过,只有十万火急的时候才会动用这个联系,所以我必须要回去一趟,看看她出了什么事了。”

祖安沉声道:“既然如此,你赶紧上路,另外你此行千万小心一些,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

裴绵曼欲言又止:“阿祖,此番分别,我怕没有再见的机会了。”从这里到老家那边,一来一回她未必赶得上去京城了,到时候说不定黄花菜都凉了。

祖安却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想什么呢,我这种祸害哪那么容易死,到时候我在京城等你,反倒是你,千万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别我这边渡过了难关,你那边却出事了。”

“呸,乌鸦嘴。”裴绵曼红着脸啐了一口,然后望向了一旁的楚初颜,“初颜,阿祖就拜托你照顾了。”

楚初颜神色古怪:“曼曼,你是不是忘了阿祖本来就是我丈夫,你不说我也会好好照顾他的呀。”

裴绵曼哼了一声:“你们明明都离婚了。”说完直接扑到祖安怀中,踮起脚尖重重地吻了上去。

虽然祖安说得轻松,但她心中实在没什么底,这次是皇帝要他的命,天下间谁又保得住?

这一次分离,很可能成为永别,所以她用尽了浑身力气吻着对方,若非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不方便,她甚至打算将自己的身子彻底交给他。

之前在秘境中只是灵魂,现实中她还是处子之身呢,若是此番成了永别,她总觉得相当遗憾。

周围的那些侍卫还有绣衣使者眼睛都直了,这算什么事啊,这一个要死的钦犯为什么有这种桃花运?

还有楚大小姐你就不管管?

来自众武士的愤怒值+1024+1024+1024……

楚初颜其实有些理解裴绵曼此时的心情,她本来只是唏嘘不已而已,不过被周围那么多人的古怪眼神看着,她总觉得浑身不自在,自己此时似乎应该做点什么,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做,那种郁闷感真是难以言表。

她只好将脸转向另一旁,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嗯,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远处树林嫩绿的枝丫,甚至连鸟都是碧绿的鹦鹉……

好一副生机盎然的画面。

可是怎么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良久唇分,裴绵曼本就妩媚的脸蛋儿此时更是艳光四射,她痴痴地望着情郎,元气传音道:“阿祖,如果此行京城一行有什么不测,我自会来陪你。”

祖安吓了一跳,急忙说道:“千万别做傻事,你没亲眼看到我的尸体就不能当我死了,不对,就算看到我的尸体,说不定我也通过其他秘法活着,别搞得到时候我没死,你反而殉情死了,那我哭都哭不出来了,再怎么也要等个十年八年后确认我真死了再说吧。”

裴绵曼知道他是故意开解自己,不再辩解:“好,我一定会确定一切后再做决定。不过我还是希望下次我们能活着相见,我……我这一世的身子,还等着你来碰呢。”

这柔情百转的话听得祖安瞬间热血沸腾,他显然也意识到了之前试炼中只是灵魂的交融。

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裴绵曼嫣然一笑,红着脸飘然远去:“祝君一路平安。”

一旁的朱邪赤心有些惊讶:“裴小姐的修为似乎提升了不少。”

梁王也点了点头,骇然道:“看样子已经六品巅峰了,甚至可能已经摸到七品的门槛了,她才多大年纪啊。”

柳耀心有戚戚焉:“当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一代更比一代浪。”

他活了一辈子才堪堪九品,自己当年在她这个岁数有五品没?

朱邪赤心和梁王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这家伙果然不学无术,这词是这样用的么?

不过他们也有深有同感,裴绵曼六品巅峰,楚初颜已经七品了,两人都不过十几岁的样子,这修行速度当真是惊世骇俗。

可这样两个惊才绝艳的女子,为什么会不约而同看上祖安那个家伙呢?

因为祖安使用了“明镜非台”的气息遮掩,如今表露在外面的也就五品的样子,所以他们不约而同产生一种“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呃,不对,是两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来自朱邪赤心的愤怒值+233!

来自梁王赵翼的愤怒值+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