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天作之合(1 / 2)

陆地键仙 六如和尚 3009 字 1个月前

“不行,绝对不行!”祖安闻言大怒,开什么玩笑,让曼曼去和亲?

另外有朝臣劝道:“大家都知道王子和公主兄妹情深,但这次可是为了整个国家着想,还请王子不要意气用事。”

祖安直接顶了回去:“要和亲你自己去,或者让你女儿、妹妹去。”

接下来就是众多朝臣一起举着各种大义的名分单方面批判他不顾大局,祖安再巧舌如簧,也说不过那么多浸淫政坛的老狐狸。

不仅节节败退,而且还被众人一通道德批判。

看到祖安陷入困境,大殿门口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由我去联姻吧。”

众人回头一看,发现是二公主三彩,她脸上有一种异样的坚定之色。

祖安大惊:“三彩,你干什么,这里没什么事情。”

其他大臣也窃窃私语,纷纷摇头说不妥。

三彩直接说道:“有何不妥?难道我不是公主么?”

朝堂又闹哄哄讨论了一阵,最后还是商王文丁拍板:“那就三彩去和亲吧。”

接着他派使者去向西边向周商讨这件事,就算定了下来。

退朝过后,祖安和裴绵曼焦急地询问三彩:“你干什么要主动提出去联姻啊?你知不知道远嫁千里祸福难料,更何况这还会断送你一辈子的幸福。”

三彩微微一笑:“如果我不嫁的话,难道让姐姐去么?”

祖安呼吸一窒,接着说道:“她也不能去,就算要联姻,随便找一个贵族女子不就行了,哪需要你们出马。”

三彩摇了摇头:“不一样的,这次我们国家遭遇了空前危机,之前父王杀了西周之主,寻常女子又岂能平复周人的愤怒?只有公主出马才可以缓和双方关系,让我们商国可以专心对付淮夷,不至于被东西夹击。”

“如今王室中适龄的公主就姐姐和我,姐姐既然不愿意去,那只能我去了,身为公主,享受了这么多年的锦衣玉食,我自然也应该回报这个国家。”

祖安有些惊讶,没想到她小小年纪竟然有这样的觉悟,自古以来多少王公贵族的子女一方面从小享受着国家的民脂民膏,一方面却又不愿意付出对应的义务。

这样一对比,反倒显得他和裴绵曼有些黯然失色了,不过两人是来试炼的,自然不可能对这国家有深层次的认同感。

裴绵曼沉声说道:“哪有让妹妹牺牲的道理,自然是我这个当姐姐的去。”

祖安急了:“曼曼!”

裴绵曼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以她的阅历修为,她有信心短时间在西周那边保持清白,至于后面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这时三彩笑了起来:“姐姐,你要是真嫁过去了,哥哥又怎么办?”

祖安和裴绵曼齐齐一怔:“三彩你在说什么。”

三彩幽幽一叹:“从小到大,你们二人每次都把我打发睡着,然后就在一旁抱在一起乱啃,你们以为我是小孩子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么。”

祖安:“……”

裴绵曼:“……”

她羞红地瞪了祖安一眼,都怪这家伙。

三彩接着说道:“你们两情相悦,别人不知道,我这个当妹妹的又岂能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你们将来怎么收场,但现在我又怎能坐视你们被拆散。”

没想到她竟然是为了成全两人,祖安和裴绵曼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更不同意她做出这样的牺牲了。

听到两人的劝说,三彩也收起了笑容:“大哥,姐姐,你们切莫以为我单纯是为了你们。从小到大,你们俩聊的内容我很多都听得云里雾里,但可以知道在你们心中,西边的周人绝对是我们商国的心腹大患,将来很可能灭亡我们。”

“身为商国公主,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可惜从小到大我什么也不会,各种方面都比不过哥哥姐姐。以姐姐胸中的韬略若是嫁到西周那边,才是我们商国的莫大损失。还是留在这边帮助大商,我过去当内应更划算,这样我们三人齐心协力,一起保卫大商数百年的基业。”

听到她说得这般郑重,祖安和裴绵曼终于明白她并非一时冲动,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可是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要牺牲你一生的幸福。”祖安和裴绵曼齐齐劝道,三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是好得不得了,真的把她当成了亲妹妹,哪里愿意看到她受半点委屈。

三彩嘻嘻一笑:“未必不幸福呀,这次好歹是嫁给周人的首领,论身份怎么也是一国之母。再说了,听说姬昌为人不错,长得也帅,说不定到时候我们真心爱上,还可以让他彻底归顺我们呢。”

“姬昌!”祖安心头一沉,历史上商虽然是武王姬发所灭,但大部分基业都是文王姬昌奠定的,姬发只是最后收尾而已,这样的人又怎么会被一个女人收服。

听到他的担忧,三彩摇了摇头:“就算收服不了他,大不了我给他生十个八个孩子,哼,以我的身份,他总不可能让我做妾,这样我的孩子就是周的继承人,到时候周人首领是商王的亲外甥,双方的关系也就彻底缓和了。”

“这……”祖安和裴绵曼对视一眼,说起来这个计划似乎还行。

且不说血缘关系,就说三彩的孩子经她一手培养,内心深处肯定是亲商派的,这样几代下去,周人说不定真的归顺了商朝,历史上这样成功的案例很多。

这个试炼并非真正历史,这样说不定真的可能釜底抽薪,让他们通过试炼。

三彩笑嘻嘻地说道:“好啦好啦,不和你们说啦,我还有一大堆事情呢。”说完就蹦蹦跳跳离开了。

望着她远去的身影,裴绵曼幽幽叹了一口气:“都是我俩从小没有刻意避开她,以致她听了太多我们的聊天,潜意识都把周当成商的大敌,所以这次才会自告奋勇去联姻。”

“希望一切顺利吧。”祖安终究没有阻止,在他看来,就算这次试炼失败,他和裴绵曼死了,但是不影响三彩成为周朝开国之母,对她而言,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没过多久,使者前来回报,周人同意了联姻,新上任的西伯侯姬昌到渭水河畔迎亲。

商人这边倒也没有拒绝,毕竟刚把上一代西伯侯忽悠到殷都杀了,这次如果再坚持让姬昌前来殷都,谁敢来啊。

于是便派人护送三彩公主前往渭水,祖安自告奋勇前去送嫁,裴绵曼也化妆后躲在随从当中。

一路到了渭水河畔,这个年代渭水肯定是没有桥的,谁知道姬昌早有准备。

祖安只见渭水河上,比舟为梁,舟舟相连,心中感慨万千,这恐怕是史上第一座浮桥吧。

见到了姬昌,其人文质彬彬,一表人才,长得也相当英俊,谈吐之间自由一股不凡之意。

祖安甚至有一种冲动,这个时候如果直接将这个商朝的掘墓人给杀了,会不会改变历史?

不过他终究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且不说周人层层护卫,能不能杀得了他,就算真的杀了,那真是和周不死不休了。

东边淮夷大举入侵,如果西边周人也愤怒地来复仇,估计商朝比历史上还要更快灭亡。

整个迎亲环节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显然很多周人对这次联姻不满,一些被派去采果子的人空着篮子回来,然后阴阳怪气地说一些话,暗示商朝公主将来注定无子。

另外准备伙食的周人杀羊的时候故意不放血,让羊肉变得腥膻无比,难以下咽。

祖安勃然大怒,姬昌急忙出来赔罪,然后还让人做歌一曲向三彩赔罪:“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然后又给这段婚姻取了个名字,叫“天作之合”。

听得三彩笑逐颜开,望向他的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连其他商国的人也纷纷转怒为喜。

祖安神色古怪,没想到诗经里最出名的这段话是做给自己妹妹的,不得不承认姬昌外形不错,再加上这般用诗词撩妹,果然是老渣男了。

他自然不可能被对方一首诗给骗到,不过他清楚,这个时候自己向他发难逞了一时之气,将来苦的可是三彩了,于是只好按下怒火,和他化干戈为玉帛。

宴会空暇期间,三彩悄悄找到祖安,笑眯眯地说道:“我的好哥哥,还在生闷气呢?”

祖安幽幽叹了一口气:“总感觉到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一颗水灵灵的白菜,却要被其他男人拱了,我能高兴得起来么?”

三彩脸色微红:“你要不是我亲哥哥,我才不嫁给这个什么西伯侯呢。可惜了,我终究没有姐姐那么有勇气。”

祖安:“……”

躲在一旁偷听的裴绵曼:“……”

“好了,我要走了,”三彩笑嘻嘻地说道,“哥哥有没有什么要嘱托我的?”

祖安沉声道:“三彩,经过刚刚接触,抛开敌对立场客观地说,这个姬昌也是一代人杰,你不必老想着什么帮助商国,安安心心和他过日子,别因为这边的事情影响了你的幸福。”

三彩小嘴一撅:“你就和我说这些啊。”

说完直接转身离去,显然有些不满。

只不过她最终还是转过身来小声留下来一句:“人家刚刚并没有对那个什么姬昌动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