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白骨上的石门(1 / 2)

陆地键仙 六如和尚 2719 字 1个月前

听到她这样的话,祖安不禁心头一荡,他又不是不解风情的鲁男子,又岂会听不出对方话中的情意?

看着对方那绝色的容颜,妩媚多情的眼神,还要那娇艳欲滴的红唇,祖安再也忍不住,直接凑过去吻了起来。

裴绵曼先是一僵,不过很快身子就软了下来,热情而又生涩地回应着对方。

良久过后唇分,望着怀中媚意横生的裴绵曼,他忽然感叹一下:“我们俩这样似乎有些对不起初颜。”

要是其他人倒也罢了,主要是裴绵曼和楚初颜是闺蜜,将来不知道如何向她说这件事,稍微不小心就会让初颜感到被背叛。

裴绵曼白了他一眼:“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么?”

祖安一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哎,也对啊,那我们继续。”说着又要去亲她。

裴绵曼啐了一口:“呸,渣男!”

祖安知道她并没有真正生气,就是那么笑呵呵地看着她。

裴绵曼推了他一把:“别闹了,快帮我看看肩头上的伤势。”

“好!”祖安替她解开掉衣领的扣子,将肩上的衣服稍稍下拉,她的肌肤在血渍的衬托下越发显得雪白细嫩,特别是胸前的肌肤若影若现,看得他都呆住了。

“你在看什么呢,让你看伤口呢。”裴绵曼娇嗔道。

“哦好。”祖安老脸一热,急忙收敛心神帮她检查起来,轻轻触碰肌肤上面的血痂,“你的伤势基本上完全好了,之所以会觉得痒,是因为结痂的缘故。”

“真的么?”裴绵曼心中一喜,“那会不会留疤呢?”

“当然不会了。”祖安之前自己身上受的伤都不少,但从来都没留下疤痕。

“你确定么?”裴绵曼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再帮我检查一下背后。”

祖安一边替她检查后背的情况一边笑道:“放心吧,就算真有疤痕我也会要你。”

“呸,美不死你,想要本姑娘的男人可以从学院门口排到明月城外的龙隐山。”裴绵曼重新将衣裳拉上来,一边扣扣子一边嗔道。

祖安哈哈笑了笑:“好了好了,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仿佛是感受到饕餮已死,之前那些躲到阴影处的怪蛇已经有从骷髅头里出来的趋势,他可不想再一次陷入和这些怪蛇战斗的窘境。

裴绵曼点了点头,从他怀中爬了起来,随着伤势恢复,她感觉到自己的状态也足尖好了起来,虽然比起巅峰期还是有几分虚弱,但自保应该是无虞了,想到这里她越发感叹祖安那药的神奇,同时望向他的眼神也越发柔和。

祖安来到墙上那洞口下面,忽然折返回去将饕餮的尸体用琉璃宝珠收了起来。

裴绵曼捂着鼻子,一脸嫌弃地说道:“你收这玩意干什么?”

祖安说道:“这怪兽外面都没见过,说不定将来尸体能有什么作用呢。”

现如今他的琉璃宝珠里面已经有很多东西了,不知道饕餮的尸体会不会血液乱流,腐蚀到里面其他东西。

祖安伸出心神查看了一番,发现饕餮尸体在宝珠之中仿佛被存放在一个独立空间,里面的物体相互之间互不打扰,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样恶心丑陋的怪物能有什么用。”裴绵曼想到之前被饕餮所伤就很不爽,“对了,你身上的空间法器容量未免也太大了吧,连这么大一个怪兽都能装进去。”

祖安微微一笑:“难道你忘了之前那巨龙了,连那个都能装进去,这玩意又算得了什么。”一边说着一边将琉璃宝珠显露给她看了看。

裴绵曼忍不住感叹道:“这样的空间法器若是让人知道了绝对是不亚于你那《凤凰涅槃经》的存在啊,你就这样毫无防备告诉我了,就不怕我心生邪念么。”

祖安微微一笑:“若是连心爱之人都不能相信,活在这世上未免也太累了。”

“心爱之人?”裴绵曼芳心一颤,显然对方的话让她深受感动。

这时祖安话锋一转:“当然大曼曼你要是真对我产生什么邪念了我随时欢迎,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裴绵曼听得一顿粉拳招呼过去:“你这家伙,总是正经不了多久。”

两人打闹完后,重新回到了半空中那个斜坡洞口,看着墙壁周围的黏液,祖安提醒道:“小心些。”

幸好这玩意没啥腐蚀性,只是比较黏显得很恶心。

“嗯。”不用他提醒裴绵曼也踮起脚尖生怕踩到上面去,对于女孩子来说,对这些东西天然有着极大的抗拒。

两人沿着这个斜坡网上爬,渐渐地都有些感谢那只饕餮了,一是帮他们解决了那些怪蛇的麻烦,二是沿途洒下黏液让他们更加容易攀爬,否则以这光滑的墙壁,还有这么抖的坡度,要爬上去还真有些麻烦。

隔了一会儿,两人终于从坑道中出来,看着周围那熟悉的清灰色浓雾,两人反倒觉得更加亲切些。

“我们得小心些,可别再掉下去了。”祖安看着下面陡峭的斜坡,不禁有些心有余悸。

裴绵曼扬了扬拳头:“放心吧,我现在伤势完全恢复了,就算遇到危险也能帮你分担了。”

祖安笑了:“那我还是宁愿不要遇到危险。”

就在这时他心中忽然一阵警兆袭来,急忙将裴绵曼往旁边一推:“小心!”

与此同时,裴绵曼也几乎同一时间喊出了小心二字。

两人向两边跳跃闪开,一根清灰色的舌头直接落在刚刚两人停留的地方,将地面击得尘土飞扬。

看到这熟悉的舌头,两人心头一颤,急忙往旁边望去。

只见一个恐怖的身影缓缓从青灰色雾气中走了出来,那古怪的脑袋,满嘴的白牙,嘴角滑落的涎液,肩膀上的眼睛,无一不和刚刚下面那家伙一样。

又是一只饕餮!

“今天是什么人品,怎么净碰见些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祖安哀叹一声,不过他却并不怎么担忧,刚刚在下面主要是被那饕餮偷袭,再加上不熟悉对方特点才吃了不少亏,现在裴绵曼已经恢复了正常,再加上刚刚战斗对饕餮各种手段的了解,再打起来显然要轻松很多。

那饕餮似乎是感受到他的轻视,嘤嘤嘤地咆哮着往祖安扑了过来,它后腿一瞪,几乎是眨眼间便出现在对方身前。

祖安早有准备,直接一个滑铲从它身下往上挥剑,打算利用泰阿剑插入它的肚子给它来个开膛破肚。

哪知道那饕餮看着体型大,动作却相当敏捷,直接一巴掌将他的剑身拍到旁边,另外一巴掌直接朝他脸上呼来。

与此同时对方那长长地尾巴直接朝他肚子刺来。

祖安急忙手往地上一撑,也顾不得形象,狼狈地从对方肚子下面闪身出来。

“你妹的,前世网络上那些键盘侠提出的滑铲杀老虎理论果然是弱智!”祖安暗骂不已。

这时候饕餮已经落地,前脚在地上一蹬,紧接着又嘤嘤叫着往他扑了过来,这敏捷性完全远超人类。

就在这时,一股黑炎飞舞过来,直接缠绕在饕餮身上,显然一旁的裴绵曼出手了。

饕餮惊吼一声,不过落在众人耳中还是嘤嘤嘤,只是音调有些不一样了。

不知道饕餮的皮肤是怎么回事,原本沾上就很难甩掉的黑炎被它翻滚几下,就开始逐渐熄灭。

祖安吃惊之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趁饕餮注意力在身上黑炎的时候,直接一剑刺入了它肩头眼睛里,和之前对付坑中的饕餮一模一样。

那饕餮惊吼一声,然后就再也没了声息,它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死了,自己还有好多本事没用出来呢!

祖安将泰阿剑收了回来:“大曼曼,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要不是你牵制了它的注意力,我的黑炎也烧不到它。”紧接着裴绵曼眉头一皱,有些惊疑不定地望着地上的尸体,“不过这怪兽怎么回事,我的黑炎怎么烧不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