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绝望之际(1 / 2)

陆地键仙 六如和尚 2958 字 1个月前

“阿祖,我们现在怎么办?”裴绵曼再也没有平日里的笑靥如花,反而小脸煞白。

其实身为修行者, 死亡也并不是那么让人害怕。

但死亡方式也分很多种啊,技不如人被人杀了倒也罢了,但这种被密密麻麻的蛇给围上来咬死了,实在太难以接受了。

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观察那些骸骨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了,显然是被这些怪蛇毒死了,他们的大小注定了牙齿不会在骨骼上留下什么太大的痕迹,然后毒死这些人后,所有的蛇钻到他们尸体里啃死血肉……

想到有很多蛇在自己体内,然后从眼眶里钻进钻出,裴绵曼便不寒而栗。

祖安此时脑中急速旋转,和这密密麻麻的怪蛇硬抗下去,他们肯定不是对手,只能另外想办法。

可是他们已经将整个大坑都绕了一遍,并没有找到出口的存在。

其实想想也是,这个大坑显然是为了坑杀这些人的,将周围墙壁弄得极为光滑坚硬防止攀爬不说,还特意在上面弄了那样一个封印防止有漏网之鱼跳出去,又怎么可能会留下一条生路?

祖安不禁有些绝望起来,当时怎么就不小心掉到这坑里来了呢。

咦,等等,当时我们掉下来的时候并没有那封印的存在啊,总不能这封印是那种许进不许出的存在吧,应该不至于这么高级才对。

他的视线快速扫视了一下四周,这四面的墙壁都是笔直的,可他十分确定当时掉下来时经过了一个斜坡,尽管那斜坡坡度很抖,但也绝不会是垂直的。

“阿祖?”一旁的裴绵曼见祖安在那里发愣,一边用黑炎击退附近扑过来的怪蛇,一边喊他。

祖安回过神来,急忙对裴绵曼说道:“我们快回去。”

“回去?回哪儿?”裴绵曼有些反应不过来。

祖安答道:“回我们一开始掉下来的地方,那里应该有出口才是。”

裴绵曼急忙说道:“可刚刚我们看过了啊,周围都是笔直坚硬的墙壁,并没有什么出口。”

刚刚他们就是因为在那周围没找到出口,才想着在其他地方找找,如今已经跨过几个足球场的距离,再回去的话这一路上可全都是那些怪蛇。

祖安快速解释道:“很多时候看到的也未必是真实的,说不定周围有什么机关或者幻术让我们误以为那是墙壁。”

裴绵曼还是不解:“可是我们都检查过周围了,并没有什么机关啊。”

她并非笨人,反而相当聪明,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修为在同龄人中是佼佼者,她刚刚走之前还特意检查了一下周围的墙面,确认并没有什么机关。

祖安答道:“我们刚刚只是检查了离地面最近的那一截,万一机关在半空中墙壁上呢?”

他拉着裴绵曼往回跑,一边挥剑斩断靠过来的怪蛇,一边继续分析道:“其实仔细想想就能知道这里的矛盾,既然上面有了这个封印,干嘛还将墙壁修得那么光滑坚硬无法攀爬?”

“哎?”裴绵曼本来下意识觉得封印是对付高手的,光滑的墙壁是对付一般人的,可既然有了封印,再这样设计墙壁完全是多此一举。

祖安快速说道:“之前我们检查过,这些人生前的姿势并没有被捆绑的痕迹,所以他们应该可以随时试图逃离此地。如果是将他们投入进来过后上面再封印,万一这些人趁那个空隙逃出来就很麻烦,所以多半是先将封印弄好。”

“那么这样就有个问题,封印都弄好了,又怎么将他们放进来呢?显然是有另外的通道专门将人投送进来,人被投送进来的时候,多半被迷晕了,所以压根不知道这个通道的存在。”

裴绵曼马上提出了质疑:“既然这样的话也可以先将这些人都迷晕扔进来再从容在上面封印啊,这样就不必怕他们逃走了。”

“有三个原因!”祖安解释道,“第一,这下面的尸骨太多了,如果是一次性弄下来工作量太大,而且我刚刚一路观察,这些骸骨也有区别,他们并没有均匀的分布在坑底,而是一群一群的,互相之间还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显然这些群体之间相互还不认识。刚刚我们奔跑时不小心踩过一些骸骨,有的很依然很坚硬,有的则要粉很多,显然后者存放的时间更久远些。”

“第二,一个工程量如此大的巨坑,我是决策者的话,绝不会舍得只用来当做一次性用品,肯定要反复长期使用,这样就有了我刚刚说到的密道可能。”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我们刚才掉入坑中是清醒的,确定一路滚过了一个巨大的斜坡,这也是我作此推论的基础。”

裴绵曼听得一双美目异彩连连,本来她都已经绝望了,但现在听完他的分析,顿时觉得前途一片光明,虽然还没有亲眼见到那个密道的存在,但她显然已经信了:“阿祖,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被一个这样人美声甜的妹子用崇拜的眼神这样夸赞,祖安心头不禁一热:“我本来就厉害,不要一不下心爱上我哦。”

“呸,臭美!”裴绵曼面泛桃花地啐了一口,心中还是相当佩服,这家伙似乎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一个乐观的心态,同样也能感染周围的人,给人一种安全感。

不过两人很快就没精力说话了,回去的路上那些怪蛇越来越多,甚至让人无法下脚。

一开始还好,裴绵曼可以动用黑炎,那些怪蛇对火焰有些忌惮,不敢靠得太近。

但裴绵曼毕竟重伤在身,没办法持续保持黑炎,只能休息良久才能点燃一次。

祖安只能挥动手中长剑来清理沿途的怪蛇,幸好他的“辟邪剑法”不怎么消耗元气,同时直来直去的打法很适合现在到处都是敌人的情况。

但他的“葵花幻影”身法却没什么用了,这个身法主要作用是闪避敌人,可如今到处都是怪蛇,这闪避也无从说起。

看着地面密密麻麻的怪蛇,祖安只能脚尖点在那些白骨上面借力腾挪,可好几次都差点被骨头里藏着的怪蛇扑出来咬到,若非他反应快再加上裴绵曼几次使出黑炎相救,他已经命丧当场了。

被逼无奈之下,祖安又发明了一种方法,那就是直接跳跃到旁边墙壁上,墙壁虽然光滑难以借力,当他可以直接用泰阿剑和必死匕首轮流插进去。

墙壁再坚硬,在削铁如泥的泰阿剑和必死匕首面前也不够看。

祖安松了一口气,拍了拍挂在他怀中的裴绵曼说道:“这样终于可以不用像在下面那么危险了。”

他打算就这样轮流插着两把剑这样一步步回到自己一开始掉下来的位置。

裴绵曼嗯了一声,脸色有些发红,如今双臂勾着男人的脖子,整个人紧紧贴在他怀中,都能透过衣裳感受到彼此肌肤传来的热气,她平日里再大胆,现在都有些害羞难为情。

祖安也有些不好受,闻着怀中佳人身上的幽香,还有胸前那波澜壮阔的柔软,他觉得有些浑身发热,本来危机重重的巨坑之中,似乎也没有一开始那么讨厌了……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受到怀中佳人慢慢在往下滑去,不由吓了一跳,急忙松开一只手拖住她的大腿:“曼曼你别松手啊,掉下去可就麻烦了。”

现在那些怪蛇都聚集在两人下面,一个个仰着脖子,用那竖着的单眼直勾勾望着两人,嘶嘶地吐着信子,看着极为瘆人。

裴绵曼咬着嘴唇,也很难为情:“我浑身无力,有些抓不太住。”

这家伙手放哪儿呢!

不过她也清楚对方是为了救她,倒也没说什么。

“那你双腿盘我腰上,这样会挂得稳一些。”祖安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她的腿放在自己腰上。

“我不要!”裴绵曼急忙拒绝,就算她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也知道这个姿势相当不雅,哪里受得了。

祖安也是一头热汗:“大姐,这不是我要占你便宜啊,我现在两只手要来回插在墙壁上才能前进,要是我拿一只手抱着你,就只能挂在原地不动了。”

裴绵曼抬头看了看,已经能看到他握住长剑的手臂青筋暴起,显然也承受了相当大的重量,她也不是那种矫情之人,虽然有些难堪,但想到现在的局势还是答应了:“那好吧,不过这件事你不许告诉初颜,不对,不许跟任何人说。”

祖安一头黑线:“这种事我告诉她干什么。”

裴绵曼这才松了一口气,咬着红唇,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努力将双腿抬起来夹在他腰间,整个人仿佛树懒一样挂在他怀里。

感受到对方的阳刚气息,如今两人身体十分亲密地接触在一起,一向性格火热爱开玩笑的裴绵曼也有些害羞了,将头埋在他胸膛上,身子微微颤抖,不敢再说一句话。

饶是祖安本来没有邪念,但见她身体如此敏感,也不禁心中一荡。

不过周围那些怪蛇吐信子的嘶嘶声传来将他拉回了现实,意识到现在危险还没解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