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99章 死生契阔(1 / 2)

陆地键仙 六如和尚 1668 字 1个月前

“什么交易?”祖安望着远处的亡灵军团,心中一片冰凉,如今连狼窝都没逃离呢,又进了虎穴,看来今天在劫难逃了。

芈骊快速说道:“想必你也应该清楚,等这些亡灵军团彻底冲出来,这里所有的生灵都要死……”

祖安忍不住问道:“它们生前不是秦国将士么,怨恨章邯也就罢了,你身为皇后,应该可以命令它们吧?”

芈骊摇了摇头:“它们生前是秦国将士不假,但死的时候充满了怨恨,又被镇压了上千年,如今完全化作了怨灵,根本没有半点理智,现在它们脑中唯一剩下的就是嗜血残忍,消灭一切能见到的活物,等它们彻底出来,我们谁都难逃一死。”

“你说的交易是啥?”祖安之前能和芈骊谈笑风生,那是基于对方长得漂亮,这些怨灵可就没这个条件了,想起来都不寒而栗。

“你的净化不要浪费在我身上,用来对付这些怨灵,这样对我们都好!”芈骊说道。

祖安心中一喜,看来这女人果然相信了,以为我会净化,然后心中害怕。

想到这里,他的态度越发强硬:“凭什么,你差点害死我的老婆,我又岂能这么轻易放过你。”

芈骊脸上阴晴变化,显然正在做着艰难的心理挣扎,不过望了一眼水潭边,兵马俑战士在不停后退,阵型随时都要被冲散。

毕竟双方人数差距太大,亡灵军团足有二十万之多,前仆后继可谓源源不绝;兵马俑这边只有数千,若非亡灵军团一时半会儿没法全冲出来,他们早就被绝对的数量差距碾压了。

“也罢,我答应从你妻子身体里出来,但你要和许诺不许再用净化对付我,同时将来要负责替我寻找各种天才地宝重塑身体。”芈骊沉声说道。

祖安大喜,这样的结果可谓是意外之喜了,看来那个传说中的净化对她的威慑力果然很大:“好,我答应你,你快从初颜的身体里出来吧!”

“你当我白痴么,就这样出来你翻脸不认人怎么办?”芈骊冷笑起来。

“那你说怎么办?不如我们也订下一个合约,这样你就不必担心这些了。”祖安说道。

“不行,订合约漏洞太多,你这家伙古灵精怪,谁知道你会不会玩什么文字游戏等着阴我。”芈骊断然否决。

祖安:“……”

“大姐,刚刚明明是你用假合约阴我吧?你还有脸提这事?”

说起这个都来气!

“阿祖别要答应她,这个女人狡猾得很,肯定又在耍什么诡计。”楚初颜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乔雪盈也急忙附和道:“不错,这女人太坏了,不要相信她。”

芈骊冷哼道:“两个蠢女人,你们懂什么,兵不厌诈,之前我们又没什么交情,耍点手段再正常不过,那么容易上当只能怪你们蠢;但现在我们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蚱蜢,当然不同了。”

祖安一阵无语,总觉得听到她的话自己受到了冒犯,不过他还是要理智一些,并没有像楚初颜和乔雪盈那样被愤怒冲昏头脑,毕竟如今他只是在虚张声势。

“不订合约,那你说该怎么办?”

芈骊早已想好了:“一般的合约太多破绽,我们直接返璞归真,签订‘死生契阔’,这样大家都没有手段耍。”

“‘死生契阔’?那是什么东西?”祖安一头雾水。

芈骊快速解释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一旁的乔雪盈忍不住咕哝一句:“真不要脸,你不会变着法想要抢楚小姐的丈夫吧?”

楚初颜此时表情也很愕然,显然也有同样的想法。

芈骊大怒:“两个蠢女人胡说什么,以为谁要和你们抢这个臭男人么?这句诗根本不是用来形容男女之情的,而是当年流传在军中,形容同袍之谊的,顾名思义,是和同伴约定同生共死的。”

乔雪盈脸一下子就红了:“谁……谁说我是怕……怕这个了。”

楚初颜也是心中羞涩,倒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

“订下这个契约,我俩的灵魂就连在一起了,你死我死,我死你也死,这样就不怕任何一方做不利于自己的事情。”芈骊接着补充道,“只有这样,我才放心离开你妻子的身体,不然的话,我宁愿大家一起死。”

“同生共死?”祖安不禁有些犹豫起来,毕竟没谁想将自己的命运放在别人身上。

楚初颜咬牙说道:“阿祖,不要答应,快带雪儿一起出去,我在这里拖住她!”

祖安眉头一皱,还没来得及答话,芈骊已经抢先说道:“果然是个蠢女人,他如果舍得抛下你,早就跑了,哪还会等到现在,还受这么重的伤?”

“再说了,本宫都不嫌弃你男人,你还嫌弃本宫来了?本宫何等强大,世上能伤我的没几个,你男人却这么弱小,说实话,该担心的是我才对。”

一旁的乔雪盈顿时不干了:“哼,嫌弃谁呢?他起码能活一千岁,将来修为升高,可以活得更长,和你绑定生死才是亏了。”

要知道之前她施展“半生之缘”,至少分给了他七八百年的生命,再加上修行者本来寿命也超过普通人,活一千年当真是小意思。

一想到自己付出了一半生命,结果祖安却因为别的女人出事跟着死了,乔雪盈就觉得亏得慌。

“一千岁?”楚初颜有些惊讶,不明白为什么雪儿这样说,以祖安目前的修为,离活一千岁的距离还差得远吧。

芈骊则是哼了一声:“别说他火一千岁,就是活个两千岁、五千岁也是我亏大了。”

乔雪盈和楚初颜陷入了沉默,知道她说的是实情,要知道她在这幽暗的地宫中都不知道活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