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皇城长安(1 / 2)

无二圣皇 梁园月 1503 字 2个月前

可随即,燧安民马上就反应过来。

“苍宏邈,你在撒谎。风无忌和希素心分别为羲皇一脉和娲皇一脉的嫡子嫡女,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只能有一个子嗣,绝对不可能有第二个!所以,你这完全是一派胡言!”

燧安民抓住这其中的破绽和漏洞,他实在不愿意接受,自己有那么一个傻的女儿。

“关于这一点,亲家,你自然要去问你的宝贝女儿。看他如何回答,而且这些都只是苍梧私下跟我说的话。”苍宏邈很明显,他相信苍梧的话。

燧安民随后看向燧微月:“微月,你抬起头来,你告诉我,当时的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燧微月不敢抬头,也没脸抬头。

所以,她只是轻轻点头。

见到这一幕,燧安民的一颗心,都碎了!

然后就在此刻,燧安民对着苍九渊重重一鞠躬。

“外公,你要做什么?”

这一幕,吓得苍九渊赶忙过去扶燧安民。

“九渊,我燧皇一脉对不起你。我燧皇一脉,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子女,让你受苦了!”

燧安民此时此刻,唯一怀着歉疚之情,就是苍九渊。

反倒是苍九渊,今天才听闻上辈这些秘闻,心情震荡。

但他很快调整过来:“外公,您不要这么说。资质,真的就那么重要吗?我是帝级,是皇级,在我看来,真的不那么重要。更何况,苍天霸体一脉还有诅咒,就算我是皇级资质,那也未必能打破诅咒。同样,我如今是帝子,但未来也恐怕难以打破诅咒。十强种族,又可能允许我苍天霸体一脉,再出一位天帝!”

听到苍九渊这样说,燧安民越加不是滋味。

燧安民沉声道:“苍宏邈,我向你道歉,我没有教育自己的女儿。但我看来,这只是因果报应。你苍天霸体一脉借助万古以来的恩德,迎娶我燧皇一脉嫡女,这本来就有错。所以,我觉得我燧皇一脉,并不愧对你苍天霸体一脉。唯一亏的,是九渊。但对你苍天霸体一脉,绝对不亏欠。所以,你可以教训甚至都可以打骂微月,可你不能说她最毒妇人心!”

苍宏邈也没有觉得要追究燧微月什么错,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苍九渊都这么大,再怎么追究,也追不回苍梧,更不能让苍梧和燧微月重新再生一个子嗣。

“今天既然你来了,有些事情,也该说清楚。你作为燧皇一脉的家主,那你也应该知道,不,你当然知道,微月都是从你口中听闻我那不孝子苍梧战死。那么,有些事情,就应该做一个了断!”苍宏邈沉声道。

“什么了断?”燧安民沉声道。

“苍梧已经彻底死了,再也不可能有复活的机会。那么,微月就完全没有必要给一个死人守寡。你可以带微月回去,你燧皇一脉以后要将微月嫁给谁,我们苍天霸体一脉,绝无二话!”苍宏邈沉声道。

此话一出,燧安民骤然有些心动。

虽然苍梧战死,他很遗憾,但事情已经发生,如今之计,的确要为女儿以后的生活着想。

燧安民有些意动,但这个时候,燧微月却终于抬头。

“绝不,我既然都已经嫁给苍梧,哪怕他死了,生是他的女人,死也要入苍天霸体一脉的祖坟。我燧微月,绝无改嫁之心,如违此誓,天打雷劈,我燧微月,不得好死!”

为了表面自己的态度和立场,燧微月甚至对天发誓。

苍宏邈却摇头,“微月,你真的没有必要如此。你已经给苍天霸体一脉生了一个帝子,你对得起苍天霸体一脉。你没有必要守寡,苍梧那是死有余辜。他自己寻死,是他活该。你们母子,没有必要受他牵连!”

“不行,除非苍梧复生,亲自写休书,休了我,否则的话,你们苍天霸体一脉,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和权力,驱逐我离开苍天霸体一脉!”燧微月决然道。

“好了,既然微月你心意已决,此事无用再说。我燧皇一脉,也不会容忍你苍天霸体一脉,敢驱逐我女儿!但是,苍梧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我外孙苍九渊的父亲,他虽然战死,我们都很伤心,但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为好,毕竟,他的大功,那可不是小数目。这些遗产,理应由我外孙九渊继承,而不是归你们苍天霸体一脉!”

很明显,此时此刻的燧安民,转变心态,他要给孤儿寡母的燧微月、苍九渊撑腰做主。

苍宏邈叹息一声:“亲家,你之前没来,所以你大概是不知道,我那不孝子苍梧,早就不是苍天霸体一脉,也就是说,他的大功,他自有安排。不属于我们苍天霸体一脉,也没有给渊儿!至于你想要查探的话,我相信你燧皇一脉,自然有手段。大不了,可以惊动燧皇他老人家!”

“他苍梧就真的这么狠辣绝情,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管不顾?”燧安民微微发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