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心火锻器(1 / 2)

芥子无量 月下独觞 918 字 2个月前

就在江汜昏迷的瞬间,突然一阵地动山摇。

“怎么回事?”原本安静闭关的胖子,突然睁开眼睛。急忙推门而出。

胖子刚出房门,就见外面风起云涌,天地色变。

而此时的神农山深处。原本正在逗猴的通冥也是看向天空。

脑海中突然多出一些陌生的记忆。

“世界终归为一!”通冥呢喃道。

——

两日后,江汜躺在床榻之上悠悠转醒。

江汜想要起身。顿时感觉到自己脑袋昏沉,全身酸痛。

“你醒啦!”这时,胖子走进了房间。

江汜看胖子进来,又仰面躺下。

“你干嘛了,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胖子看着躺在床榻之上的江汜,出声问道。

“对了,你发现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江汜突然想起自己昏迷的时候正在炼器,便出声问道。

“什么东西?”

“一把剑!”

“一把剑?”

“我按照玉简所记载的方法,正在炼制一把趁手的兵器,没想到精神、体力不支。”

“炼制一把兵器都能把自己搞成这样?真有你的哈。”

“你到底有没有看到!”

“没有。”

“没有?”江汜奇怪的看着胖子。

“我还能拿走你炼制的兵器不成!”胖子看着江汜看自己的眼神,总觉得瘆得慌。

“那算了。看样子没有成功!”江汜强忍身体的酸痛,爬起身,盘膝坐于床榻之上。

“那你先养伤吧。”胖子看江汜盘膝坐着,就知道江汜要干什么,便说了一声后,走出房门。

江汜闭眼入定,检查着身体的伤势。

这一看不要紧,江汜发现自己身体的元气好似被掏空了一般,只有丹田之中还存留一点。

江汜拿出丹药,运转调息。

不一会,体内的灵气尽皆转化为周身元气。身体的酸痛之感,也尽皆消除。

“突破了?”江汜突然发现,自己以为丹田中所残留的那一丝元气也并不仅仅只是元气!而是元气凝结所形成的金丹。

刚才之所以看错,只是因为金丹太过细小,才会让自己误以为是残留的元气。

此时的江汜,确实有些兴奋。

而今的天地,想要修行有成已经是难上加难。自己踏入修行才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就能有如此成就,倒也不怪江汜兴奋。

江汜运转真元,游走全身。发现此时的经脉不但拓宽了很多,以前淤积的一些穴位也已经畅通无阻。

“咦,这是什么?”真元运转至心脉,突然发现心脉之处多了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