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上三宗的手段(1 / 2)

禹道乾坤 无极书虫 1769 字 3天前

昆昂失踪,彭禹搜寻未果,回到天都请云岭子推算天机。

但云岭子闭关为罗昕疗伤,一时无暇。而其他人的卜算之术又难以成功。

最后,聂景元自报奋勇,拉着彭禹和云仙儿尝试推演天机。

“为师来推算,待会儿你们助我。”

“师父你?”

云仙儿也一脸怀疑:“聂叔叔,你行不行?你根本不会‘乾坤易天之术’啊?”

乾坤易算之法,是六代乾坤道人结合灵山派秘术研究的无上算天法门,能配合乾坤心法推演宇宙演化。这道传承在坤五戒。可坤五戒遗落很早,灵皇都没能得到正经的乾坤易算传承。

目前新生代的乾坤宗算法,是灵皇结合其他仙道算法,独创的灵皇算天术。灵皇死后,这门算术封存在天宫,直到云阳夫人重新继承乾坤道统。

但很可惜,前代乾坤道人仅对聂景元传法三日,没来及传授。这门“灵皇算天术”目前已经失传。

聂景元的易算之术,是自己从云岭子处学习,改造而来的混元算法。

对他的易算能力,彭禹、云仙儿不抱希望。

“我不行,不是还有你们?咱们上三宗的手段,可不是推算,而是玩弄天道。”

“正好,趁此机会教一教你二人,咱们三家的精髓。”

“混元之道,视万物为一气。天道运行,便是一气运转。故而混元仙人眼中,将天道视作生生不息的器械。混元一炁,是机器运行的能源。他们对待天道,就是把自己当做控制者,调控‘天道’这个机器。”

“但阴阳、乾坤对天道的看法截然不同。我们把‘天道’视作生灵。”

聂景元对云仙儿道:“阴阳宗讲究调和阴阳,以身为胎,与世界双修。对阴阳宗的人而言,世界便是炉鼎,是道侣。而玄牝仙体……”

他颇有些一言难尽:“最擅长用阴阳迷天之术魅惑天道,让天道成为追求者。让天道求而不得,不断提供帮助,直到修成大道之身。”

这就是云仙儿气运为什么那么浑厚,得到天道垂青的原因。

玄牝仙体加上阴阳迷天绫,活脱脱一个小道母。她用阴阳之术迷惑天道,让天道无底线的青睐于她。

当年阴阳道母就是用这种手段迷惑天道,迫使弥罗宗丢了天帝之位。然后道母感应天道,诞下十二道子统治天界。这也是阴阳十二天的前身。

“稍后,我们让云仙儿迷惑太微世界的天道,让天道青睐于我们,从而借助天道之力找人。”

“至于你我……”聂景元:“咱们乾坤宗对待世界,是将‘祂’视作平等的交易者。”

我是世界,外界天地也是一个世界。大家平起平坐,我找你帮忙,给你好处。你找我帮忙,也要给好处。

“所以,我要支付一定的玄黄之气,换取天道帮我们寻找昆昂的下落?”

彭禹有点心疼,但他明白,活着的昆昂,比一团玄黄之气的价值更高。

于是,云仙儿吞吐先天阴阳气,交感天地大道,又用迷天绫魅惑“天道”,使得自己气运节节攀升。

彭禹再从盘古世界抽出一团天地玄黄气。

玄黄之气落入虚空,自动被太微天道吸收。

冥冥中,天道本源充斥静室。聂景元趁机演算天机,总算得到一个结果——玉麟城。

“玉麟城?三大山城之一,昆昂在那?”彭禹诧异道:“按照他失踪的方位算,朱厌城明显更近。”

“应该是被抓去了。”

聂景元观测结果,目光忽然一凝:“那人果然不简单!”

他推算的结果犹如沙子一般,随风吹散。显然,那人出手打散他的推算。若非三人联手,聂景元一个人根本玩不过那人。

“是道圣?”云仙儿迟疑道:“这件事,还是等云前辈出关再说吧。”

“倒也不必。”彭禹:“我去看一看吧。方才颛阳那边传来消息,地龙城已经有意迁入天都。接下来他要去朱厌城。那我去玉麟城转一转,也好加快行动。”

云仙儿:“可是玉麟城如果有道圣,你不是很不安全?”

“不,我很安全。”彭禹:“打不过,我可以跑。没有人可以阻拦一个不在衰劫期的乾坤仙人。聂师,你在我世界遗留的烙印还能感应吧?如果我不能力敌,马上躲入世界,抹掉您的一道空间印记。届时……”

“届时,我出面救你。区区道圣,还是留不下你我师徒的。”

师徒合计后,彭禹立刻动身。

“仙儿,我离开的消息别告诉几位老师,免得他们担心。行啦——”

看云仙儿皱着小脸,他伸手扯着脸蛋,狠狠揉了几下:“开心点。我总不可能一直让人保护。没有磨砺,怎么可能成道?”

“这次去玉麟城,也是对我自己的历练。在这个池塘历练,总比大昆那个深渊要强吧?”

没错,再怎么说这也是一个下界。

危险性比大昆神朝小多了。

云仙儿稍作释然:“那你带上昭王玄章。”

“当然。”

“再带一些仙丹。”

“肯定的。”

“遇到危险马上跑。”

“必须的。”

“我把迷天绫借你。”

“算了吧,我又不会魅惑天道,拿来迷惑凡人?没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