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如戏(1 / 1)

话说众人分别过后,李美清带着诗情芳以其四护卫,在白玉地城休息了一段时间以后,又继续进了白玉山脉,进之前李美清神神秘秘的准备了。能够几人,吃喝一年的干粮。

诗晴方问道,这是要做什么?你打算住在里面了吗?李美清,嘻嘻一笑,老娘要穷死了,白玉山卖这么多宝物,我必须搜刮一遍才甘心啊!施庆芳无奈摇了摇头,你又发现什么好东西了,李美清从贴身的胸衣里掏出来一张兽皮纸,看样子很有年头了,虽然上面的神性残余已经被时间磨灭但是,上面仍有淡淡的威压释放了出来。这是什么施庆芳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是小青那里找到的一张藏宝图,小青出来后就拿牙拖着我往一处地方去,找到了这个。

说罢用手摸了摸小青的头,趴在李美清肩上的小青蹭了蹭李美清的脸,然后点了点头,传音道这件东西很重要,但是我忘记了是什么。原来青苍圣龙有一种隐藏在基因深处的一种能力,重生,并且带着记忆,每十万只,清仓圣龙中财能有一只有这种能力,而整片大陆上从古至今出现的清仓圣龙,不过百许头,自然是没有记录了,不过小青由于重生的不完整他是被仇人追杀,被迫重生的,有些记忆丢失了。

据说龙都有储存宝藏的习惯,小青,你会不会把很多宝物藏在哪里?李美清双眼冒着小星星的问到。我也忘了呢,不过里面绝对有很多对我重要的东西。许晴方停吧,点了点头,说事不宜迟,那我们就赶紧出发吧,这处藏宝地点还在白玉山卖里面吗?徐晴芳问道,李美青点了点头,回答道,在白玉山卖里,不过离白玉地城很远很远,他在,山脉的东北,直抵大荒深处。

那我们这样很危险呀,我们肯定得穿过山脉中层,我现在虽然有虚空大帝的虚空宝典,这一绝世精法,但是我现在才凝源期,美胸,你现在是星源期中期,小虎他们也才星源期初期。怕是难过,李美清嘿嘿一笑,你忘记小青了吗?小青,怎么了?难道他能还是恒源期的强者?诗晴芳疑惑道。

眼界小了,眼界太小了,小青,现在可是一尊圣王,我去,诗晴方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小青才重生多久啊?就已经是圣王了,我还以为他顶多就跟血魂城主一样,是恒源期的强者呢,石晴芳说道。恒源期,你小瞧血魂了,血帝经,可是血帝的传承,不弱于你这虚空宝典,你现在才三天,你就已经凝源期了,直接略过了骨血,真源,汲源三期,你想想血魂数年苦修,并且他有大机缘他能弱的了吗?

他现在是九品金圣,不过他收了那个小妾以后已经是半步圣王了。什么,血魂这么强?李美清和诗情方瞪大了双眼,不然他哪来的勇气敢跟魔族这一恒古不灭的大族对抗呢?不过血魂即使不是半步圣王,也确实有这个底气,我似乎想到了一些近古的事情,应该是跟血魂背后的势力有关,反正你们就记得以血魂只能交好,不能交恶,他背后的势力,绝对能够颠覆你的想象。

李美清与诗情芳听罢,分分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李美清叹了一口气说,我本以为我是个天才,这么快就已经星源期了,现在看看,原来自己远远不够。清仓圣龙抬了抬眼皮,说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才修炼多长时间,你骨龄不过16,已经算是相当罕见的天才了,而且你的体质似乎有些特殊,等过一段时间,我要亲自看一看,貌似是传说中的那种体质。李美清内心巨震,难道我的身份要暴露了吗?可是穿越者会带有什么属性?看到李美卿面无表情,十行方这个老直男还以为她难过了,连忙抱住她亲了一口,说道宝贝不要害怕,有我陪你,李美清还沉浸在,自己身份暴露的恐惧中,背诗行方这么一搞,内心的恐惧都化为了羞愤,你干什么?臭流氓,不理你了,你说什么?徐晴芳瞬间化为了霸道总裁,一把将李美清搂到了怀里,低头深深地吻了下去,小青摇了摇头,用翅膀捂住眼睛,卧槽,这年轻人,现在这年轻人太刺激了,哎呦卧槽,这年轻人。说吧,赶紧走了出去,过了,许久,唇分,李美清,满脸羞红,杏眸泛起一丝春色,心里暗道,难道他今天就要……不

过师兄方始终没有过激的举动,只是一直抱着李美清,不由得李美庆的内心有一点点小失望,一夜无话。

第二天,当李美清还趴在诗晴方胸口流着口水的时候,小青叫醒了他们,起床了,起床了,昨天晚上是不是累到了?怎么没有声音呀?李美清听到以后双颊不由得起了一丝秀红,一拳锤在了小青的头上,徐晴芳也一脸尴尬的神色,小青捂着额头的大包,一脸不忿地望着两位,嘴里小声咕弄道,明明干了那种事情,还打我,凭什么?

李美清建壮一拳道还要挥出去,织情坊连忙制止了,他说出去吃饭吧,吃完好去帮小青找东西。出了房间,隋金宝早就已经将饭菜做好,现在他已经是几人的专职厨师了,这家伙虽然平时油嘴滑舌,是个老油条,但是做菜还真的是有一手众人吃的,纷纷满嘴油光,老隋啊!你这一手是哪里学得的?太好吃了,王小虎满嘴饭菜含糊不清的说道,害,能怎样学呀,自己摸索着呗!原来,隋金宝早年是一个富家子弟,他父亲是青华国的大将,随战,有着从龙之功,但是等,安定下来以后,古人云,伴君如伴虎,诚不欺我,皇帝疑心很重,想要杯酒释兵权,其他人纷纷交出了手中的兵权,

可随战却不肯,因为他的兵是他一个个带出来的,他舍不得,而且听说其他军队的上司走后,新来的上司对他的兵十分不好,就更不想把兵交给新来的将领了,随战这人一根筋,哪里知道,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