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一山不容二虎(1 / 2)

尚品居。

秦五爷坐在二楼雅间里悠闲地盘着手里的黑亮的核桃,对秦鸣父子道:“茗香楼的菜你们也尝过了,你们觉得如何?”

他不但自己吃过好几次,也曾派人前去探过店。

去过的人竟然无一例外地说好吃。

这让他很是意外。

“我们尚品居终究是百年老店,他们要想赶上咱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秦鸣不屑道,“以我看来,茗香楼也就是花样多点,不足为惧。”

他承认那道佛跳墙做得的确好。

但他们尚品居的江米酿鸭子也不是盖的,集贤书院的学子们都爱吃这道菜。

“听听,孩子还是太年轻啊!”秦五爷对坐在他身侧的秦六道,“一个刚开的酒楼能做到这份上,已经很不容易了,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你们要是再不想想办法,我看以后你们尚品居的生意都被她抢去了。”

一直以来都是尚品居一家独大。

现在再出来个茗香楼平分秋色,若是被茗香楼占了上风,那老秦家真的没脸在梧桐镇呆了。

“五哥,你说怎么办?”秦六问道。

秦六比秦五爷小三岁,看上去面嫩一些。

一妻两妾就秦鸣一个独子。

“老六,我在梧桐镇这些年,就没碰到过什么对手,自从裴泽回来,一切都变了,我容不下裴泽就像你容不下茗香楼一样,咱们得联手来对付他。”秦五爷继续盘着核桃道,“但裴泽这个人,太刚,软硬不吃,如今又是吴知县的座上宾,我明着跟他作对,显然也赚不到多少便宜,眼下咱们就只有从他身边的人下手……”

说着,又看了看秦鸣,意味深长道,“裴家那个小丫头对你如何?”

“她对我一见钟情,我想用不了多久,她自会对我投怀送抱的。”秦鸣得意道,“虽是乡下姑娘,却也别有一番风味,我现在倒是越来越喜欢这种羞答答的小姑娘了。”

之前他觉得欲擒故纵的女子矫情,但是他现在他越来越发现像裴莺这样淳朴的小农女根本不懂得什么欲擒故纵,她们天生半推半就,欲拒还迎,想必是别有一番风味。

“五哥,你该不会是让鸣儿娶那个乡下小丫头吧?”秦六蹙眉,秦鸣是他的独子,亲事上绝对不能马虎,之前他是看中了陆家的那个陆姝的,却不想陆家却跟程家结了亲,放眼镇上,他觉得还真没有几家的女儿能配上他儿子,裴泽虽然有本事,但那小丫头终究是个乡下女子,压根就撑不起秦家的门面来。

“那得看两人有没有这个缘分了。”秦五爷不以为然道,“反正咱们鸣儿也是要纳妾的,多一个少一个的,也无所谓不是?”

“明白了,五哥是想借此拉羞辱裴泽。”秦六会意,沉吟道,“鸣儿,这些事你比我在行,你要注意分寸,切不可让人觉得你别有用心,弄巧成拙反而不美。”

要怪就怪那姑娘是裴泽的妹妹。

怨不得他们。

“父亲放心,我有分寸的。”秦鸣连连点头。

做生意他不在行。

风花雪月他最拿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