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诸佛龙象 第一百一十五章 探墓(1 / 1)

天魔灵韵 三井不瘦 1410 字 3天前

既然三日后才是黄道吉日,诸葛归藏一队人马走的并不快,这一行七人,四人位居武榜前十,前五更是多达三人!实力之强,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自然没有不长眼的江湖宵小前来骚扰。

可这七人之中,仍然泾渭分明,慕容云裳首次踏足中土,对于中原大好河山,风土人情自然兴致勃勃,叽叽喳喳问个不停,好在诸葛归藏与余景芝二人俱都见多识广,才学渊博,不厌其烦为她耐心讲解。洪硕自知身份地位,有幸与这几位结交全凭自己认得金文而已,老老实实跟在队伍后边,不敢有半点逾矩,好在成百果也是一副老学究的模样,一生钻研学问,读了不下万卷书,以至于常年佝偻着背,觑着眼睛。见洪硕一人孤苦伶仃,远远吊在队伍后头,便放缓马步,与之并列前行。

洪硕精通金文,对历代史学自然也有所涉猎,成百果钻研墨家机关术,二人不乏共同话题,越聊越觉投机,洪硕有真才实学,与成百果交谈也能不卑不亢,真知灼见字字珠玑,竟惹得向来古板的成百果不住发笑,引得诸葛归藏频频回头,后者心中感慨,此人此前一直在天子书院籍籍无名,当真是屈才了。诸葛归藏素来爱才,一时间起了招揽之心,想着待此间事了,再与洪硕商议此事。

相比于这五人彼此间的其乐融融,同样身为烟雨楼医部之主的安杏林倒显得格格不入,她恪守下属本分,与诸葛归藏相识多年,却并无深交,又不喜成百果迂腐气息,更是因为华思鹊的缘故,对余景芝心存敌意。安杏林年过四十,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不然当年也不会迷得华思鹊神魂颠倒,自古女子相妒是天性,无论年龄大小,更不会主动与慕容云裳搭话。秦山泽身为魔教中人,一向独来独往,深知此行全因以林妙儿藏身之处为筹码,又因苦阴针一事与诸葛归藏相互提防,自然和众人不甚来往。

安杏林面冷心热,漫漫长路要是一直这么闭口不言还不得把自己憋死,见秦山泽踽踽独行,心想医术毒术本就殊途同归,起了攀谈之心,向秦山泽虚心讨教毒术。后者无愧当世用毒第一人,眼界之高傲视群雄,为表诚意,对安杏林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短短一个时辰,安杏林只觉受益匪浅,许多医道上的难题经秦山泽娓娓道来竟是迎刃而解,不禁由衷佩服。

众人就这么有说有笑,路途虽然遥远,却也不觉枯燥,两日后傍晚,已然看见咸阳城城门。见天色已晚,诸葛归藏大手一挥,决定先寻个酒楼住下,吃饱喝足养精蓄锐为明日探墓做好准备。

七人先后走入一家颇具规模的酒楼,小二混迹咸阳城多年,早已练就一双火眼金睛,见为首几人衣着华丽,气度不凡,立时笑脸相迎,诸葛归藏喜奢华,加上出手阔绰,一气要下七间上房,将一枚金灿灿的元宝抛给一旁观望的掌柜,同时不动声色将一块银锭塞进店小二手中,小二喜笑颜开,心想这客人当真上道,自然是马屁不断,逗得诸葛归藏哈哈大笑。

七人各自回房休整,等候掌柜的准备伙食,余景芝在床上盘膝而坐,吐一纳九,真气流转全身以驱散疲惫之感,诸葛归藏则站在窗边,眺望咸阳城全景,若没有那张宝图,谁能想到这八百里秦川腹地之下竟藏有一座帝王陵墓。正自感慨之时,一道白影划过长空,诸葛归藏笑了笑,将右臂探出窗外,一只神骏海东青直直落在他的手臂之上,诸葛归藏亲昵地点了点它的小脑袋,从鸟腿上的竹纸信筒中取出信件,振臂一呼,海东青盘旋而上,片刻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诸葛归藏展开信件,原来是罗江天上报武榜一事。诸葛归藏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忖道:“这百晓生当真是奇人,这份榜单在老夫看来可谓实至名归,只不过树大招风,恐怕这世道又要不安宁了。”

未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众人错开用餐高峰,直到临近深夜才下到一楼用餐,掌柜的早已不见踪影,今日赚了不少银钱,还不早点回去让家中媳妇好好服侍自己一番。

众人环桌而坐,小二知趣的待在一旁,既不会打扰到这桌客人,又能随叫随到。诸葛归藏将那封书信示于众人,轻笑一声:“这‘百晓生’果真有些道行,不仅为天下万千武夫划分境界,更将咱们这些武人依次排位,老夫粗略看了一遍,这份武榜算得上中规中矩,除了一些隐匿在暗处的老蛟之外,排名倒也让人信服。”首发网址https://m.vipkanshu.com

其他六人定睛一看,一桌七人竟有四人位列前十,诸葛归藏与慕容云裳不消多说,毕竟各自掌管着能和正魔两道分庭抗礼的两大门派,余景芝的事迹众人也有所耳闻,这三人高居武榜自然没有什么异议,只不过秦山泽自成名以来,战绩不佳,输多胜少,竟是紧随罗江天之后,拍在天下第九,倒是出乎众人意料,不由对他高看一眼。

秦山泽默默吃着饭食,一声不吭,回忆道那日截杀失败,与林妙儿二人分道扬镳之后,独自修行,曾与“百晓生”有过一面之缘,二人一番切磋,旁人不知结果,但秦山泽每每回想起来都觉心惊,这“百晓生”沉寂多年,突然横空出世,打的自己毫无还手之力,秦山泽这才惊觉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二人虽座次相差不大,但境界修为却是天壤之别。

忽听慕容云裳一声冷哼:“境界有不能当饭吃,这‘百晓生’多管闲事,乱嚼舌根,总有一天云裳要将他和刘光磊拉下马来!”诸葛归藏附和道:“贤侄女这话说的不错,境界有高下,内力有强弱,但两人比斗之时,变数太多,不能仅仅以此做评,若是生死相向,只怕咱们余老弟那一手剑雨的本事,能挡住者寥寥无几吧。”

其余几人暗觉好笑,这二人贵为一派之主,竟如此在意名次。慕容云裳似乎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结,摆了摆手,低声说道:“孰强孰弱,打过才知道!诸位别忘了咱们此行的目的。”又看向洪硕道,“洪先生,这陵墓具体位置到底在哪?”洪硕赶紧放下筷子,胡乱擦了擦嘴,答道:“回禀岛王,据宝图记载,这陵墓当在咸阳城西南角,至于具体位置,咱们此行没有精通寻龙点穴的大家,只怕还要花费一些功夫。”

诸葛归藏却摇了摇头:“洪先生多虑了,这共王心思缜密,只怕寻常的寻龙探穴术也找不出,既然知道在西南角,那就好办了。”说着招了招手,唤来店小二,后者正自欣赏慕容云裳绝世美颜,见得那位衣着光鲜的老爷传唤,点头哈腰小跑过去。

诸葛归藏笑吟吟的摸出一块碎银,递给店小二,后者推脱一番也就顺其自然接下,又听诸葛归藏问道:“这位小哥,不知城中西南角可有何名胜古迹?”店小二满脸堆笑,弯着腰答道:“这位老爷,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咱们这咸阳城虽比不上江南富饶,也比不上京城繁华,却也别有一番风味,只不过小人见识低微,还真不知西南方有何名胜。”见诸葛归藏面露难色,店小二复又说道:“只不过这西南方有件怪事,那里有座有着百年历史的义庄,只不过据小人祖上几代相传,这义庄近百年来从未有人踏足,实在是太过诡异,凡是靠近者无一人生还,被本城百姓视为禁地。”

诸葛归藏与慕容云裳相视一眼,俱已猜出其中端倪,诸葛归藏又和店小二闲聊了一会儿,更是亲自为小二倒上一杯美酒,这让后者受宠若惊。见天色已晚,诸葛归藏站起身来,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几人还要早点休息,多谢小哥款待,多有打扰还望见谅则个。”店小二脑袋摆动的像拨浪鼓一般:“哪里哪里,老爷言重了。”

众人吃饱喝足,纷纷准备回房休息,诸葛归藏低声说道:“既已知晓陵墓方位,明日大早咱们即刻出发。”其余六人应了一声,各自回房休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