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不好糊弄的山贼(1 / 1)

食在大宋 古藜 1073 字 3天前

陆星晚的脸,下车前被文舒刻意的捣饬过了,原本苍白清秀的脸,此时看上去颇为狰狞恐怖。

左半边脸大片的黑印,从眼角覆盖到嘴角,更恐怖的是那些黑印上还有许多丝丝缕缕的红线,就像皮肤下的血管爆了出来一般。

别说是乍一看见的山贼们吓了一跳,就是文舒这个亲手制作人之一也不敢多看啊。

为什么说是制作人之一呢?

那是因为这吓人的胎记其实还有陆大姑娘自己的手笔在里面。

先前看贼人快过来,文舒怕丧心病狂的贼人会对陆星晚起什么不好的心思,所以赶紧掏出梳妆盒,把里面用来画眉的墨条拿出来,直接在手掌碾碎,然后一股脑的往陆大姑娘脸上呼去。

陆星晚刚开始还怔了怔,但随即便反应过来配合文舒,任由她在脸上一阵搓弄。弄完之后,她自己照了照镜子,觉得丑是有点丑,但还不至于震摄人心,便拿过文舒梳妆盒里的一盒口脂,用指盖挑着在脸上描画了起来。

文舒楞楞的看着,先前还以为陆大姑娘是怕自己把她弄得太丑了,所以才要照镜子,没想到竟然是觉得不满意。

不过意外之后,她又着实松了口气。

撒得开好啊,她就怕待会与山贼周旋的时候,身娇体弱又娇生惯养的大姑娘会不配合呢。

如此甚好,甚好啊。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兄弟们,咱们今天干了一票大的,这些财物足够咱们过上半年了。”

“哈哈哈哈,可不是,还有这么些个小娘子。”先前的山贼笑着,一只手还搭在文舒肩头。

只是笑着笑着,忽然又想起先前看到的那一幕,笑容不禁凝在了脸上。看了眼文舒左手的陆星晚,他似乎被恶心到了,忙将文舒往外扯了两步,离陈嬷嬷和陆星晚远了些。

文舒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回去,山贼却猛的一收力,揽着她腰身道:“跑什么跑,爷瞅着你长得还不错,不如跟了我,做我娘子如何?”

文舒没说话,只继续微微挣扎着,她没敢挣扎得太用力,怕一不小心将人给甩开,让人看出来她的底牌来。但又不能不挣扎,一是天然的恶心排斥,二来正常小娘子遇到这种情况,挣扎才是最正常的。

揽着文舒的山匪似乎是个头目,他对文舒动手动脚的时候,其它山匪除了投来暧昧眼神,间或调笑两句,竟没一人跳出来讨论归属问题。

待卫们皆被反捆了双手,由大半的山匪押着往山上走,文舒等女眷跟在他们身后,在她们后面,还有十几个山匪垫后,顺带收拾痕迹。

山路崎岖,一条几乎隐没在杂草里的羊肠小道,让这些高门大户姑娘丫环们苦不堪言,偏生旁边还有穷凶极恶的山匪盯着,没人敢喊累,也没人敢要求歇息一会。

陆星晚身上的绸缎衣服被两边伸出的树枝刮了好几下,有的勾起了丝,有的则直接划开了口子,露出里面的棉絮。

陈嬷嬷也没好到哪里,为了护着陆星晚不被划着,她一路不停的用手拂开两旁的枝丫,手背被划了好几道血口子,脸上也有两三道。

银红和绿柳两个丫环也被两名山贼搂着,又害怕又不敢挣扎,脸色红的都快滴血了。

走了大约一刻钟,眼见着离山脚越来越远,文舒心里也越来越慌,她不知道山贼要把他们带到哪里去,那里会不会还有其它人?

若是回到山贼的大本营,她们岂不是更难脱身?

想了想,她斜睨了旁边的山贼一眼,突然捂着肚子蹲下身:”哎哟。”

“你怎么了?”山贼转头看向她。

“肚...肚子痛。”她断断续续说着,随即又仰着头,一副又急又怕的样子:“我能....不能去方便一下。”

她尽量表现的战战兢兢,好削弱对方对她的防备。

然而山贼看了她一眼,笑道:“想方便啊,行,就在这吧。”

“这......这里....这么多人。”她面露迟疑。

“我们又不介意。”

我介意啊!喂!

文舒心里都要骂娘了,可面上却还是保持着一副害怕的神情,就那么蹲在地下,一副犹犹豫豫又可怜巴巴的样子。

原想,都表现到这了,应该放她去如厕吧。

谁知看上去还算好说话的山贼却一把将她拎了起来,冷笑道:“犹豫就是还不想拉,既然如此,那就忍着吧,忍到寨子就好了。”一副我已经看透你阴谋诡诡计的样子。

一盆冷水浇头而下,文舒心里顿时哇凉,哇凉的。

这山贼看上去没什么脑子,原来也这么不好对付啊。

不过做戏做全套,接下来的路程,她继续捂着肚子,脸上也做出痛苦的表情。

看了一段路,山贼不由的自我怀疑起来,正当他想往开一面,让这位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去解决人生大事的时候,前头押着待卫们的一个山匪头子突然转过头道:“老三,马上就到寨子了,别节外生枝。”

山贼到嘴的话就这么顿住了,文舒心里那叫一个恨啊。

不过,她也算摸清楚了,原本身边的这个山匪竟然是这伙人里的三把手,难怪能够“独占”她这个“美人”!

文舒一时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不过通过刚才的事情可以判断,这位三当家似乎比其它人要心软一些。

当然了,这也只是相对来说。

毕竟能打家劫舍的山匪心肠都软不到哪里去,心肠软的也没法做这一行。

文舒就这么纠纠结结的跟着山匪们又走了一刻钟,当爬上最后一段陡坡时,眼前豁然开朗,一面直立立的山壁立在眼前,山壁前堆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石头,数十人手拿斧凿的对着那些石头敲打着。

东边一开阔地界,搭着大约几十座茅草屋,屋前还有一片很大的空地,而她们的马车不知何时,也不知从什么地方被他们牵了上来。

还有其它下山的路!

看到这种情况,文舒心中立时就有了定论,而且从马车能上来来看,那条路定然比她们刚才上来的那条要平坦开阔许多。

若能找到那条路,到时趁他们不注意,抢辆马车带着陆大姑娘逃出去,可不比直接带着身娇体弱的陆大姑娘腿着跑,有胜算得多。

得知这一情况,文舒心定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