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佛像来历(1 / 2)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477 字 7天前

清晨。

一对莹白如玉的纤细玉足从被褥中钻了出来,洁净晶莹的脚背猛地颤了一下,如绷紧的弓弦似的顿在半空片刻。

而后,这一对玉足便似耗尽了力气,跌落柔软的床褥上。

床头处,茶锦把脑袋从薄薄的被子下探了出来。

就见她云鬓散乱,香汗淋漓,那娇媚绝俗的鹅蛋脸上,尽是如霞潮红,红润的唇微张急促喘息着,眼神迷离,形象描述了什么叫媚眼如丝。

“天亮了……”

苏奕从被褥中抽出身体,当看到那熹微晨光从窗棂处透进来,不禁有些怔然。

这一次双修,竟又折腾了一夜?

“时间流逝总无情,一饷贪欢,不觉已天明……”

感慨似的长吐了口气,苏奕翻身起床了。

洗漱之后,苏奕穿着宽松干净的长袍,立在庭院湖畔前,一如从前般演练松鹤锻体术。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不错,以道门的‘小阴阳和合术’进行双修,倒的确有益于修行……”

感受着一身气机的运转,苏奕不禁暗暗点头,一晚双修,让他宗师一重的修为精进了一截。

这般妙用,不止令人食髓知味,且还让人不感到修炼的枯燥,可谓是身心愉悦,精气神都得到了极大的慰藉。

也不怪无论是道门和佛门,还是儒家和魔宗,亦或者是天下间的诸多流派中,皆有着和双修有关的传承道经了。

当然,既然是双修,男女双方皆能从中得到好处。

真正的双修法,也远不是那些只一味采阴补阳、或者采阳补阴的偏门邪术可比。

茶锦梳洗装扮好之后,先帮苏奕准备了洗澡水,这才匆匆离开漱石居,去买早饭了。

而苏奕修炼之后,便懒洋洋躺在了藤椅中,面朝碧绿湖畔,吹着阵阵晨风,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没多久,一阵脚步声在庭院外响起。

初开始,苏奕还以为是茶锦,可很快,他就悄然睁开眼睛,凝神倾听片刻,又悄然又闭上了眼睛。

只是在唇角,却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与此同时,晨光下,一个穿着淡绿色裙裳的少女,蹑手蹑脚地走进了漱石居大门。

她屏息凝神,脚步轻柔如狸猫,做贼似的,先是用灵动的明眸打量了一下四周,当远远地看到那坐在湖畔藤椅上的那一道身影时,不由深呼吸了口气。

而后,她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

直至距离藤椅只有一丈时,少女抬起青葱似的嫩白玉手,呈喇叭状放在唇边,正准备大喊一声。

便在此时,藤椅上的身影忽地笑道:“一个小蟊贼,都大胆到敢跑到我苏某人地盘上吓唬人了?”

少女啊了一声,受惊小鹿似的慌忙放下双手,灵秀明净的俏脸一片羞赧和尴尬。

这时候,苏奕已长身而起,看着不远处那一片窘然模样的少女,不由哑然失笑,“你这丫头,怎地还像以前那样。”

当年在文家时,文灵雪就时常会偷偷跑到他的住处,故意给他

一个“惊喜”。

每次苏奕都感觉很无聊,可又不得不配合地装出一惊一乍的样子。

现在想来,无论是当年的文灵雪,还是当年还未觉醒前世记忆的自己,确实……都挺幼稚的。

“姐夫……呃,苏奕哥哥,我……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而已。”

文灵雪有些手足无措,结结巴巴道。

苏奕笑起来,一如从前那般,上前揉了揉少女的脑袋瓜,道:“行了,你还能来见我,就是最大的惊喜了。”

他听到文灵雪对自己称呼的改变。

只不过,他都懒得在意这些,称谓而已,只要少女愿意,叫什么都可以。

“姐夫……不对,苏奕哥哥,你……你没生我的气?”

少女眨巴着水润的灵眸,有些心虚地问道。

这种当面纠正称呼的做法,让少女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哪可能生你的气。”

苏奕打量着眼前的少女,有些感慨。

一段时间没见,少女出落得愈发水灵了,发髻高挽,纤腰秀颈,肤如凝脂,一袭裁剪合体的裙裳,将其绰约娉婷的身影衬托得像一朵出水芙蓉似的清新别致。

清纯活泼、灵秀明媚。

让人仅仅看着,就感到一种扑面的蓬勃朝气,江山如画,也不及佳人那一身的美好气韵。

原本,文灵雪前来时,内心还有些忐忑和怯意,担心多天不见,苏奕会生气,不理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