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宫里人命如草芥(1 / 2)

苏漫看着那马车越走越远,直到出了胡同再也看不见了,这才随着众人回了内院。

这个时候不过才不过寅末,天际才微微的泛着白。

苏漫看着谢氏满脸的倦色,将她送回到韶华苑,看着她又重新躺下歇了,这才回了逸然斋。

逸然斋里已经没有了方才的慌乱,小丫头们都各自散了,院子里这会儿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声响。

苏漫领着红梅和紫竹沿着抄手游廊正往正房走,西厢的门却忽然开了。

“姑娘。”汤娘子站在门后声音低沉,眼神也不似往日那般神采飞扬。

苏漫停了脚步,转头看向汤娘子。

汤娘子却是没有再说话,只静静的看着苏漫。

苏漫也回看向汤娘子,半晌才对身旁的红梅与紫竹说道:“你们两个先回去罢,我与汤姐姐有话要说。”

两个丫头虽然对这两个人看来看去的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恭敬的应了声是,快步回了后罩房。

苏漫这才转了头,径直走向了西厢房。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汤娘子微微后退了两步,将苏漫让进了屋,这才小心翼翼的看了下旁侧,将门关好。

屋中并没有点灯,苏漫适应了好一会儿才能模模糊糊的看出屋中的摆设。

她摸索着走到桌边坐了,这才转头看向汤娘子,低声问道:“兄长可是知道些什么?”

汤娘子也不绕弯子,几步坐到苏漫的身侧,轻声解释道:“我昨夜从你房里出来就直接去了金台坊,金台坊那个时候已经收到了消息,我去的时候,公子就已经穿戴好了准备进宫了。”

苏漫一愣,竟是这么早就有了动静么。她盯着汤娘子,嘴里的话还没有问出来,就听到汤娘子继续说道:“公子进了宫,骆公子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讲给了我,我思来想去,总觉得这个事情还是要与你说一说的。”

苏漫静静的点头,也不催促汤娘子,只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她。

汤娘子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将她所听到的事情缓缓道来。

原来季皇后的这一胎之所以迟迟没有对外宣告,正是因为她这一胎的怀相极为不好,每日卧榻休养不说,还要一天三顿的喝安胎药。

就这么精心的养着,太医每次请完了平安脉还是要委婉的对皇后说要放宽心一些。

太子对这些自然也是知情的,不过他到底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的,这些事情竟是没有往外泄露半个字。

可是昨日傍晚时分,季皇后与太子一同用的晚膳,晚膳过后不久就说肚子有些不舒坦,太子知道自己母亲这一胎并不安稳,一刻也不敢耽误,忙请了太医过来。

可是太医到的时候皇后就已经见了红,一群人围着又是灌保胎药又是喂参汤的,最终也没有保住那个孩子。

没保住孩子也就罢了,这小产竟还引发了血崩。

苏漫听得咋舌,不要说在这医疗落后的古代了,就是在现代,女人大出血那都是九死一生的。

所以,才过了子时,平日里看起来十分康健的季皇后便就一命呜呼了。